推鹤

今天审神者也很开心

高中三年啊,肯定一眨眼就过了。现在不努力还等到什么时候呢?
所以我决定退圈退网三年,给关注我的小可爱们道声歉!我是真的没时间写文了,文章我是不会删的,毕竟我回来后还要接着写!
但依旧感到非常抱歉,所以各位小可爱们要取关就取了吧,唉,再见!
感谢你们给了我写下去的勇气,也感谢你们的陪伴,谢谢!对不起!!

【三日鹤】真心话大冒险

小学生文笔,严重ooc预警
      为了庆祝审神者有高中读,(审神者:要求那么低的吗??),大家都准备在收到成绩单的那天晚上开一个庆祝会,结果开着开着就开始玩起的真心话大冒险。

      审神者先是站在大家围成的大圈子中讲规则,“几个人几个人一组,掷骰子,最大的命令最小的,怎么样?”

      在征得大家同意后,审神者也就近坐进了一个圈子里
         “哈哈哈哈,主人选择了和我们一起玩呢”
          “对对~我来看看爷爷辈的你们会不会玩”
           “会给主人带来惊吓的哦!”这次开口的是鹤丸。

第一局
      审神者看着手中的六点再看看,三日月和鹤丸手里的一点,“你们…很巧啊”

      鹤丸笑嘻嘻的看着审神者“要玩就玩大的!如果后面几局我最小,我也一直大冒险!”

      一旁的三日月跟着点点头“既然这样,那我也选择大冒险吧,爷爷也不能落后啊!”

       审神者还在想着有什么大冒险适合他们玩的,一扭头就看见三条的各位在向自己死命比嘴型。在读懂了他们的嘴型意思后审神者嘴角一抽,有些犹豫的开口道

     “你们…你们互相亲对方一口…吧”话才刚落就感觉到伊达组各位诧异与谴责的眼神。

        审神者无奈捂脸,少数服从多数啊,伊达组的各位,三条家至少人多啊!

       当事人倒是没有什么意见,鹤丸直接凑过去对着三日月的脸就是吧唧一下,三日月还是比较深情的,凑过去撩起鹤丸刘海在露出的额头轻轻地落下一吻。

      审神者看着都脸红,更不要说被亲的鹤丸了,他都直接从耳根红到了脖子了。

第二局,
      看着光忠的小狐丸同样的五点,直接决定让两个人一起提问

     “那么谁最小呢?”大家左顾右盼了一下,最后鹤丸弱弱的举起了手。

      鹤丸,你是得罪了那个骰子了吗?审神者朝鹤丸挤眉弄眼。

      我怎么知道啊??鹤丸苦着脸,用眼神回应

      “那就请鹤先生把在场的某个人的外套脱下来吧”光忠的算盘打得啪啪响,伊达组的外套比三条加那些人好脱多了,鹤先生肯定会选择伊达组的,果不其然,鹤丸也往这边走过来了,可惜他们忘了还有一个小狐丸。

      “既然这样,那鹤丸就去脱三日月衣服吧!”
       鹤丸“…”

       三日月“…”

       审神者“…??”

       小狐丸你认真的吗?三日月那外套脱了能看吗?虽然这样子说,但鹤丸还是乖乖的过去脱了三日月的外套,只是坐回去三日月身上多了鹤丸的外套而已。

第三局
      也是轮到自己最小了,审神者说出大冒险后期待的看着小贞,小贞认真地想了想就说了句“主人让三日月说一下他和鹤丸的关系吧!”然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三日月。

      大概是觉得三日月脸皮薄,不好意思说什么?说其他的会让鹤丸不开心?

      扭头看见三条众人瞬间放松的样子,审神者嘴角再次抽了抽,伊达组的各位还是低估了三条的厚脸皮和心黑程度啊!

      还没等审神者说什么,三日月神色却突然认真起来“我和鹤丸的关系是…”

      鹤丸没等到三月说完便抢过话“是朋友!!!”听了这话三日月却满脸不开心,拉着鹤丸一起站起来对我们大声宣布
     “我和鹤丸是情侣哦!”

      鹤丸“…!!”

      审神者“…?!!!!!”
 
       伊达组“……”

       除了三条外的其他刀“…?!”

       三条“好!三日月好样!”

       鹤丸脸都红了,“这…这…这…”了好久,然后大喊了一声就甩开三日月的手 跑了。

      坐在三日月一旁的岩融推了三日月两把,他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跑去追鹤丸了。

      审神者也被搞得也有点蒙,因为害怕三日月和鹤丸吵架,也急急的跟了过去。

       才到院子门口就看见鹤丸红着脸与三日月拥吻。

        审神者:“…恩爱狗!”

        后来审神者听住在伊达组房间附近的刀抱怨说,在那个宴会后伊达组的房间里,每晚都会传出磨刀声,在鹤丸与三日月单独住一个房间后,伊达组的房间更是传出了砍东西的声音,让他们好生害怕。

有不对的请指出!厚着脸皮求评论(⁄ ⁄•⁄ω⁄•⁄ ⁄)

【三日鹤】小时候的债长大了也要还3
ooc有,小学生文笔,标题没用系列
       所以三日月大大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展开他与鹤丸的回忆与对话呢?直接还是婉约点呢?三日月又是为什么时隔多年仍然把鹤丸记得牢牢的呢?鹤丸到底能不能发觉三日月找他不是报仇呢?请收看下一期《小时候的债长大了也要还4》!以我一起探索秘密吧!(bushi)

【太中】有预感的婚礼

小学生文笔,ooc 严重预警,中也转性注意,请注意避雷!太中依旧在森先生手下注意。题目没用系列。

        “嘶,肚子有点疼…最近还有些恶心,太宰你说我是不是生病了?”
         “中也!!你不会是有了吧?!”
         “青花鱼你脑子没病吧?我们每晚都有安全设施的好吗?”
         “啊~真可惜啊~但是但是!中也如果有了孩子会同意嫁给我吗?”
          “…当然不可能!有孩子也肯定是结婚了才会有的!”
          “切…我们就算不用孩子,我也可以让你同意嫁给我!我有预感,就在最近!”
           “别发病!走吧,森先生还有任务给我们的。”
           “好好好!我是真的有预感啊~臭蛞蝓不信?我们来打个赌啊?”
            “谁理你,喂!你手往哪摸?!滚开!”

             “轰”又一个炮弹飞到中原中也身边并炸响
             
        中也被炸飞后不偏不倚地落在还在换子弹的太宰治身边,“喂!中也!不会就那么死了吧?”
              
       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太宰有些分神的战斗“青花鱼,你给我好好战斗啊,不允许分神,我没事!”
             
       中原中也强忍住身体的不舒服,有些困难的挣扎着站起身。刚捡起地上不知哪个倒霉蛋死了之后被丢弃的手枪上膛后就看到有一个脑子已经冒血了的人举着手枪对准了自己,没有多想就举起手枪就想往那人射出去。
               
        一个瞥眼就看见不知哪里的枪正对准了太宰的后背,中也的眸瞳猛地缩小,想都没有想就把枪口对准了另一个人。

       “砰”对准太宰的枪口最终还是没能射出子弹,其枪的主人也被中冶中也瞬间射中倒在了血泊中
      
       而对准中也的枪口射出的子弹进入到中也的腹部,主人也因为太耗力气而死去。

       中也受弹后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枪哐当一声掉在地上,手无助的想要堵住肚子上还在流血的洞,同时也有了一种生命流逝的感觉。

       太宰只能眼睁睁看目睹了全程,在搞定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敌人后的太宰终于忍不住了,咬着唇不顾自己的安危度就往中也这边跑。

       赶到中也身边的太宰很无助的搂住中也,中也有一些认命的闭起眼睛。轻轻的问了句“打赢了吗?”太宰有些激动的骗她说“打赢了赢了”

       而中也听着耳边不断的炮火声,心里也知道这是太宰在安慰自己,于是有些苦涩的笑笑,两个人间就这样安静了下来,半晌中也才说了话

      “呐,太宰治,在过来之前你和我打了个赌吧?”
    
      “对…可是你拒绝了”

       太宰治现在恨不得有什么话题能转移一下中也的注意力,中也怕疼,他知道的,或许转移注意力就不那么疼了。

       “这样吧,太宰,如果这次我们都能活着出去的话,那我就嫁给你行不行?”

       太宰笑得有点悲凉“还记得那个啊?那个赌注是…我赢了?”

       中也没有什么力气抬起头,只能睁开眼睛,瞪了太宰治一眼,却没有否认。

       “我想要一个婚礼…”太宰治好像察觉了什么似的,身形僵了僵,搂着中也的力气越来越大。

       “好,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

       中也有些无力的笑笑“青花鱼,我想要有一个穿着西装的青花鱼的婚礼,我想穿着白色的蓬蓬的婚纱。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就好了,其他人都来不来?也没有所谓了,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太宰治只能无助的抬头看着不断向这边围起来的敌军,有些绝望的抱住了心爱之人的身体,低低的说了句“好,我们出了去就给你办,你想要的婚礼。”

       中也听了这句话之后终于解放了似的笑了笑,然后一掌拍在了太宰治的脸上“记住了不要辜负我…”然后手就无力的滑了下去,嘴角依旧是幸福的笑容,只是再也没有发出声音

       太宰治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抱住中也,感受着敌军的枪口对准着自己心心脏后背的感觉。

       最终在对方头领走过来时对他轻轻地说了句“如果我们都死了,就把我们放在一个地方埋葬,谢谢了。”

       然后只听砰的一声。一颗子弹射出。两个人就这样倒在了血泊中,再也没有醒过来了,只是他们嘴角依旧是幸福的笑容,他们互相拥抱的姿势一直都没有变…

        后记:于是两个人到了天堂后直接就去找了天帝让他允许他们两个在天上举行一场婚礼,顺便叫上了死掉后上了天堂的敌人和自己的死掉的朋友父母,举办了一场有穿着西装的青花鱼和穿着白色的蓬蓬的婚纱的蛞蝓的婚礼。
       婚礼期间,太宰治还特地走到敌人扎堆位置给他们敬了杯酒“兄弟们,谢了,如果不是你吗,我们不知道还要到多久才能结婚呢!”
       敌军众人:“……不谢…不谢……”
       后来那个敌军头领上了天堂,太宰治还特地拿着他们婚礼时照的照片去给头领看,那个头领当时就气的七窍生烟的晕倒了。

八号中考放榜,我的一颗心哦扑通扑通扑通的
_(:3」∠❀)_
希望我能考好点吧
此篇为点文作品~

祝自己刀乱一周年开心~~~
       刀剑乱舞真的是我玩过最久的游戏了,当初想着一周年要到一百级,没想到那么咸鱼的我居然真的到了还超了!!
       这一年从一开始的不在意到后来的每天至少玩一小时,我觉得还是进步了(毕竟后期中考)。
       而且刀乱也支持了我很多,体考跑步时跑了四百米我基本都想着放弃了,结果我一想到我的刀剑男士门,刚好我闺密在一边喊“你的(刀剑)男人们都在看在你!!”当下我就干劲十足,第一次跑进了四分钟以内。
       当然最后少不了目睹全程的老师和家长的问话(ಥ_ಥ)
      最后希望自己越来越欧吧(不可能),游戏也能玩的越来越好,当然游戏本身也变得越来越好,希望自己有更多时间来肝刀!
      (放出我昨晚就放好的近侍兼初始刀清光光的一周年语音~
清光光:谁才是一等一的刀你心里没点数?
我:有有有,当然是清光光你啊!/心里悄咪咪说全部刀刀都是一等一的!)

【三日鹤】小时候的债长大了也要还2
        名字是什么不用在意了,被老福特的敏感词搞到没脾气,算了还是图片吧|ω・)

厚着脸皮求评论(。ò ∀ ó。)

【三日鹤】小时候的债长大了也要还
题目是个什么东西,不需要在意了
严重ooc预警,小学生文笔,有什么问题提出来啊。
厚着脸皮求评论|ω・)

暑假点文

       真的很久没有更文了呢,真的很抱歉,其实最后一次更文后我就感冒扁桃体发炎,发烧了一个星期(身体素质那么低我也很难受……),后来因为学校的二模和市里面的市模加起来,整天复习复习复习就也没有更文(虽然在本子上已经写好了,只是没有发上来),结果等全部都搞好离中考也就二十几天了
     
        所以我还是觉得,等我中考完再更文吧,这么轻率就决定了真的很不好意思,但是这场考试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啊,还是好好努力把(想考到教室宿舍都有空调的学校啊!!!这天气太热了!!!)

感觉还是很愧疚啊,所以点文吧,
冰秋,忘羡,花怜,双玄
三日鹤,太中(双黑),清婶
评论cp名+梗,暑假的时候我会写的,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会写完的,如果来不及我就挑几篇前排的吧~

另外那个我说鹤丸穿女装吓三日月的那篇你们还记得不?我没骗你们哦,我已经写到一半啦~暑假就会发的~
期待你们的点文啦~

(考完试没有人评论的话就删)

鹤丸妈妈带女儿计划5【完结】

可爱的女婿清光X人造人没有自信不再面瘫的审神者

有点老年痴呆又聪明的三日月X整天立志着搞事的鹤丸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预警,不喜勿喷,又不对的地方希望可以提出~

“即使时间很短,也想和你在一起!”

审神者日记:
       “加州清光大笨蛋,总是不明白你的意思。我是人造的啊,即使不会死去,但毕竟只是一个人造的物品而已,只要时政一声令,我就会被回收……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主……今早的审神者集中会议你怎么不去?”鹤丸看着终于肯出来却还是躲着清光,如今满面愁容的审神者疑惑的问到道:“如果不是隔壁的小林小姐帮你顶替了一下,你现在就应该在时之政府被训话了”
“我怕我去了就被回收了怎么办,我的战绩并不好……”
        “……”鹤丸听了就不再出声了,反而是一旁的三月月接了话“那姬君为何要躲着清光呢?”审神者歪头想了想“乱说如果有男生不明白女生的心意,女生就应该冷落他几天”
       【粟田口的乱啊,真的要让一期不要让乱看那么多狗血晨间剧了……】想开口又觉得实在是无言以对的鹤丸和三日月这样想着
        突然像是抓到什么重点一样,鹤丸小心翼翼的开了口“还不知你的心意?就是说你们还没有去万叶樱下绑定姻缘符吗?”
         “没有……他也没有向我正式表过白呀!”“所以那么多情书里面一句表白的也没有?”“除……除了情书里面的!”
          “那个也算是吧……”
           “可是我就是想要他当面的表白……”
           【好吧,年轻人就是不一样】一不小心看到审神者在手机里不断翻看的是各种白无垢的照片,鹤丸三日月互相对视一眼像是打定了什么主意似的向对方点点头,随后找来了一旁一直在偷听的长谷部,对人耳语一番。
             对方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激动与痛苦,内心一分挣扎后走到了审神者面前,恭敬地弯下了腰“主可以和长谷部一起去万屋买洗衣液吗”“对啊,主人你不是郁闷吗?陪长谷部走走吧”在长谷部的盛情邀请和的怂恿下,审神者终于叹了口气摇头“可是我……”【昨天才买完洗衣粉】还没说完,审神者就被长谷部拉着一溜烟跑了。

            直到确认审神者已经离远了,鹤丸才蹦起来
“三日月你和清光讲一下,再把我的出阵服拿出来,我去叫其他人!”
            “好,鹤不用担心老人家,快去吧,我会好好说的,啾咪”
“(⁄ ⁄•⁄ω⁄•⁄ ⁄)臭老头快去”

            站在门口的长谷部不和安定面面相觑
            “安定,他们还没弄好吗?”
            “快了,主人人呢?”
            “去隔壁审神者本丸道谢了,很快就会回来了”
            “千子的衣服对于清光来说太大了,正在裁”
            “那主的衣服呢?”
            “撕了无数件山姥切的被单和鹤丸的外套后,利用清光爆出的尺寸,终归是做好了”
            “那场地呢?”
            “完全没有问题,极短很快的,而且还有鹤丸指挥,完全不需要担心”
            【就是有鹤丸指挥才担心吧!】“那那个……”
            “你们站在那里干什么?”审神者提着一大袋东西奇怪的看着他们
            长谷部被吓了一跳,读懂了安定使给自己的无数眼神后,定了定神走到审神者面前“主,现在前门有点情况,可以随长谷部从后门进去吗?”
审神者顺从的点了点头,与长谷部刚到后门就被一阵烟雾给迷晕了

            长谷部痛心地看着笑眯眯的从里面出来打算抱走审神者的清光开口道“加州,好好对她,不然我是会劝主和你离开的。”
清光身形顿了顿,头也不回“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真的不再喜欢她了,我一定会去刀解池自行了解的”然后继续走了进去

            当时审神者睁开眼,便是漫天的樱花 自己面前的地毯还有红地毯旁边的人手一捧花的短刀门,还有……红毯镜头穿着婚式和服的清光
     审神者僵硬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步一顿的走向清光“清光?这是……?”
“主,我爱你哟~我知道主想要的是什么哦~浪漫的告白,纯白的白无垢,还有高高挂起的姻缘符,这就是你想要的对吧?”
      审神者定定的看着清光,脑海里回荡着刚刚与小林的对话
            “谢谢你今天帮忙了”
            小林摇摇头“听说你和你本丸里的清光吵架了”“没有,就是……”
            小林继续摇着头打断了她的话“你这是在为你是人造人而自卑吧?”
            审神者听了无力的垂下了脑袋不同意也没有否认
            “唉……你知道我是个人类吧,普普通通的人类。人类的寿命是有限的,我会老去 死去,而安定不会”审神者只是张着嘴巴没有说话
            小林把手放在心口处,闭着眼睛,温柔的说“我爱安定,从看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就深深的爱着他,如果我没有表白,他大概是等到我死去都不会知道我爱他吧。”
            “那大和守军同意了吗?”审神者木纳的问着
            “同意了哦~”小林睁开眼看着再次陷入了沉默的审神者继续轻轻地说“正是因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离开,所以要好好珍惜现在的时光,与所爱之人好好的在一起啊……”

            看着眼神带着坚定的清光,那一瞬间,泪水溢满了审神者的眼眶,脸上却露出这些天以来的第一个笑容,看到清光慌乱的想擦掉自己的泪水后摇了摇头,对着清光“对,我想和你在在一起,即使时间可能很短,我也很想跟你在一起!”然后轻轻的拉住清光的手“所以我们要好好在一起!清光我们去挂符吧!”
清光听审神者这番话,愣了愣神,随即喜笑颜开“好!”

            而在万叶樱上的鹤丸吓的手中的苹果都掉了,看向一旁也有些大的三日月支支吾吾的说“原来……原来主是那么开放的一个人吗?”
            三月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把鹤丸抱在怀里,“哈哈哈哈哈既然审神者都已经决定去挂姻缘符了,就说明事情已经完结了吧。那么我们也去挂姻缘符吧”
鹤丸没有说话,反而是给了三日月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然后眼睛望向不远处的树枝上挂着的两个相依在一起的符
            三日月顺着鹤丸的眼神看到那两个符,惊讶的“哦呀?”了一声
            “鹤你什么时候挂上去的啊?”
            “你猜吧,猜到我就告诉你~”
            “鹤就告诉老爷爷我吧!老爷爷实在是好奇的很呐”
            “反正都在一起了,就不要在意那些事情了啦”
            “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分----界-----线----------
这篇完结啦~写完这篇真的写了好久啊,光是这篇完结篇就写了一个星期,
这篇居然没有我之前写三日鹤的病名为爱那篇那么困难,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虽然还是文笔差,但是我会努力好好练文笔的,希望大家也好好期待我以后写的文
最后想提一下我又想到梗了,早在写这篇前就想到了,但是想着还是先填完坑吧。讲的大概是鹤丸年幼无知穿女装去吓三日月,结果小时候反被撩,长大后还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的甜甜故事
应该不会让你们等太久吧……应该……,大概是等我第一次模拟考试后写
评论就是动力,厚着脸皮求评论(≧ω≦)

第四波!真真可爱到不行!

《爬墙婶婶为了警醒自己P了一组图》系列4

已获得楼楼同意才抱得图!

出处:百度贴吧 刀剑乱舞吧 名字就是第一行那个,楼楼叫一只废材婶婶

第一波
http://heqiuyo.lofter.com/post/1f1771b9_1231d757

第二波http://heqiuyo.lofter.com/post/1f1771b9_123790fa

第三波
http://heqiuyo.lofter.com/post/1f1771b9_12377234

一期那张哈哈哈哈哈,难道一期你那么天真的认为即使婶婶不翻墙也可以有你身后的这四个小可爱么?_(:з」∠)_